赵馨诚。

“诚。”

我愣了一会,差点以为自己幻听,连忙摆摆手示意小姜等会再说,转过身就冲着声源去了。

幸好这小姑娘关键时刻挺有眼力见儿,往门口一看就懂了。我顺利脱身,几步内就把工作上的糟心事儿都丢到一边去,后脚刚跨出门,接着便回手把门板子合上,挡住身后一片八卦眼神儿顺带飞过去几个杀气十足的眼刀。

不用猜能都知道那帮人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。我懒得给他们看戏,干脆直接断了这念头。

上班时间走廊上来来回回的人还是不少,我左看右看也没等来个空当,干脆把那群人都当空气,也不管影响怎么样了,上前一步就把人抱起来转了个圈儿。

“老婆,你怎么来啦?”

还好我最近没挂彩,刚一下太激动差点没控制住劲儿,整完了才觉

彬诚。摸一摸

赵馨诚背对门口,上衣向上拽到一半,堪堪遮住随动作凸起的蝴蝶骨。韩彬隔着一张床站在他背后,目光从鼓起的肩背肌肉下滑到腰窝,再缓缓上移到因摩擦微微翘起凌乱的发梢。

赵馨诚感觉到自己正在被注视,彬的眼神像一滴汗水从上而下,沿脊椎凹陷下去的鸿沟缓缓坠落至神秘谷底。很痒,但是不能去碰。

所以他从床尾拽起另一件衣服换上,转头笑着跟他搭话:“……”

《二十四小时》

窦杉吓了一跳,但是也没有立刻很没面子地叫出来。实际上这个变化的过程是很慢的,不像描述起来的一句话的长度就能概括。

大概就像是冬天推门进了火锅店,眼镜上瞬间蒙上一层白雾。之后眼镜片跟着人一起慢慢暖和过来,雾气开始从一点缓缓向外扩散成一个圆,一直到最后水汽消失不见。


“同学们,我们到了。一会你们就跟着我把这边的书摆到书架上。最后那个男同学帮忙把上层的摆了吧,这样能快点。”

图书管理员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灯。

估计是因为刚才的经历太诡异,窦杉居然觉得灯光好像带了点温度。

大家都面色无异,他想了想,感觉说出来也没什么用,一来像一个蹩脚的灵异故事,二来显得自己胆子特小。而且按现在来看,自己算...

《二十四小时》

暑假难免需要做些志愿活动积累时长,说起来,要不是和毕业学分挂钩,估计没有人会愿意在大夏天出门。

他和几个做志愿的女生一起被带着往走廊上走,推开门进去的时候窦杉下意识弯了弯腰避过门框。他有随手带上门的习惯,再加上夹在一群女生中间实在不好意思先走,便在队尾殿后。

他回过身轻轻把门关上,转回来的时候就和前面的人有了些距离。门里面明显比之前暗很多,因此温度也相对友好些。窦杉方才鼻梁上出了点汗,眼镜架不住滑下来一截。他懒得去扶,反正这一会前面的人又不能凭空消失了,便借着光朝那几个虚影挪过去。


嘀——

窦杉的手表响了一声,他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。

表盘上多了一个云朵的图案,提示即将有剧烈天气变...

放点原创。灵异那一趴的吧。

伪渣。

其实贺朝身高腿长的,身型骨架在同龄人之间既不算特别壮硕,也不是十分瘦弱。而一个人穿西装好不好看、效果如何,一看肩和腰的比例,二看则是腿型腿长。

二十岁小伙子刚脱离了高中的“计划教育”,虽说在高中并没有受什么束缚,但和大学里这种完全开放的状态还是完全不同。这对于贺俞两人来说是一个最舒服的模式,意气风发和举手投足间的自信几乎写在脸上,耀眼又夺目。

毕竟大学生活就是这个样子,没有老师说“你必须”、“你不应该”这样的话。你想不想学好,或者说你想往什么方向发展,这些老师是不会干预的。

就像未来就握在你手里。


比赛临近结束。

谢俞出门前随手抓了套运动装,现在正靠在车边儿等贺朝打比赛。

贺骚...

伪渣。

经管学院辩论队vs法学院。


进场前几队人照例在门口合影。贺朝穿了一身黑西装,脚下皮鞋靠老贺远程赞助,据说邮寄来之前做了全套大保健,锃光瓦亮得能当镜子使。

这双鞋贺朝印象不深,感觉在重要场合也没见老贺穿过几回,害得他一度以为是鞋号不合适的原因。

不过现在想想,这猜测倒是肯定讲不通。大概还是有什么特殊意义吧。


合影结束,几个小伙子都凑过去跟人要照片。贺朝选了一张清楚点的发到微信群里,又给置顶联系人补了张自拍。

微信群叫“好大一个家”,里边就贺爸爸,顾女士,贺朝和谢俞四个人。谢俞平时不怎么喜欢说话,贺朝就担负起沟通任务,时不时往群里放两张照片,有他偷拍的谢俞小朋友,也有两个人的...

伪渣。

#


谢俞在讲台上,最后环视过下面的一干评委干事和老师,后退半步鞠了一躬。

“谢谢。”

他从另一侧往下走,直接挑了最后一排坐下。这次说是活动答辩,其实只找了间教室做现场,不过过程不容马虎就是了。


实验课刚下没多久,他还没来得及吃饭。

这次实验难度比较大,老师多嘱咐了几句,结果还是拖到正常下课点外面,剩下来的时间就有些尴尬。如果要去食堂,那么在路程上的预估时间应该比吃饭的时间还要长很多。

怎么看都不太划算。

干脆翘掉算了。

但他想了一会,还是直接往教室那边去了。

本来这个工作不归他负责,奈何第一负责人突然有事,稿子便顺位推到他这里,连带着全组人的心血整理和连夜赶工下来的成...

回来把也青填了。。。。

盲狙浙江卷《浙江青年有话说》

又名:北京青年有话对浙江青年说

1

下午一两点的日头不减。王也把棒球帽往头上一扣,叹口气低着头往外头冲,一头扎进阳光里头去。
诸葛青早蹭着不知道哪个“小女友”的遮阳伞到教室。别人这么说他不管,但王也这么说的时候他总喜欢用“闺蜜”或者“亲密朋友”一类的词儿纠正。
“你懂什么?我这是正经好青年,浙江精神知道吗?”
王也道:“上节课老师讲了?我没听啊,忙着做题呢……”
诸葛青白他一眼,继续滔滔不绝:“这个新浙江精神呢就是干在实处、灿烂走在前列、勇立潮头……”
王也连忙附和:“是是是对对对,您干在实处……灿烂……灿烂什么来着?哎你别说话了我忘了算到哪儿了……”

诸葛青凑过去看王也的书,这人从来不带草稿纸,...

© 闻。|Powered by LOFTER